沧州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机械设备厂家

取缔废旧塑料加工产业宿迁挥别耿车味

2022年05月20日 沧州机械设备网

取缔废旧塑料加工产业 宿迁挥别“耿车味”

讯 “世界很大,我想回家。家已不是从前的模样,看到的是垃圾,闻到的是刺鼻的气味……何时再现碧水蓝天?”

去年7月,正在美国留学的宿迁市宿城区耿车镇大同村青年李玟,致信宿迁市委书记魏国强,说出上面这番话。今年1月,宿迁启动废旧物资回收加工综合整治。“现在可以请那位海外游子回来,看一看她的家园!”魏国强说,宿迁已迈入工业化中期门槛,环境承载逼近“天花板”,传统发展模式难以为继。对废旧物资回收加工“彻底禁、禁彻底”,是加强生态文明建设,破解发展难题、厚植发展优势,更好地惠泽百姓的必然选择。河里的水都是五颜六色提到耿车,很多人想到由费孝通先生创造的一个词汇:耿车模式。上世纪80年代,耿车乡办、村办、户办、联户办“四轮齐转”,民营、集体“双轨并进”,发展乡镇企业,回收加工废旧塑料,闯出落后地区经济发展的新路子。此后30多年,耿车与垃圾难舍难分。全镇1.1万户、3.8万人,就有3471户、2.5万人从事垃圾加工。这期间,浙江嘉兴及省内苏州、徐州相继取缔废旧塑料加工,这个产业向耿车集聚,并以耿车为中心,扩散到周边4个乡镇,形成华东规模最大的废旧塑料加工基地。去年,这里有6978户吃“垃圾饭”,加工废旧塑料近300万吨,产值达80亿元。最高峰时,加工户达8000多户,从业人员近10万。每年,包括50万吨洋垃圾在内,150万吨塑料垃圾涌进耿车,给这里带来全方位污染。宿迁市环保局局长臧广甫介绍,去年环境监测显示,耿车空气严重污染,最严重的指标超标20倍;地表水污染严重,河流水质化学需氧量、氨氮、总磷浓度超标,属劣V类水质;土壤及地下水严重污染。耿车环境治理费用预计达10多亿元。提到耿车,十几公里外的宿迁市区居民记得一个词:“耿车味”。过去,耿车作坊深夜开机造粒,释放出一阵阵有害气体,令他们饱受其苦。宿迁市市长王天琦直言,算政治账、经济账、生态账、健康账,废旧物资回收加工“不整治不行、不改变不行”,这个毒瘤在城市西大门蔓延,令宿迁“生态好”的名片蒙羞。回收—分拣—清洗—破碎—造粒,耿车从事废旧塑料加工低端环节,低附加值、高污染、高资源消耗,既不“经济”,更不“环保”。大小作坊基本无营业执照,无环评手续,超标排污。去年,耿车废旧塑料加工产值30亿元,利润仅1.5亿元,税收只有200万元。买一吨废旧塑料需2500元,做成颗粒,一吨卖5000元,除去成本,加工一吨废旧塑料只赚200元,是20年前的十分之一。为这点钱,耿车一年消耗450万吨水,相当于宿迁市区居民3个月的用水量;堆放废旧塑料,全市2000亩农用地被占用。“村里作坊加工不同颜色的塑料颗粒,河里的水、窗玻璃上的灰尘,都是五颜六色的。”耿车镇湖稍村农民叶强说。他的同村老乡李军感慨,“我在村交易市场搬过塑料垃圾,身上的臭味洗不掉,小孩都不愿让我抱!”割舍沾满污染的低端产业“春节前,我把150吨原料当垃圾处理掉,亏了20多万元。这些旧塑料,准备加工成碎片,卖给作坊。”虽说过了两个月,耿车镇红卫村农民周继亚仍有些心疼,但并不后悔,“经济形势低迷,去年一吨碎片卖3000元,价格是几年前的一半。”3月4日,耿车镇新华村农民骆泽伟的作坊内,空空如也。一个多月前,他已清走200吨塑料碎片、500吨颗粒。前几年,工人每天把碎片送进机器,加热融化,添上色母料,“吐”出各色“塑料面条”,再切割成颗粒。湖稍村农民王修跃加工碎片,卖给作坊造粒,干了6年,行情好时一年赚十几万元,但去年亏了10万元。听说政府要取缔塑料加工,他去年底把几十吨原料卖掉,花10万元买的破碎机,每斤3毛钱当废铁卖了。“很多耿车人靠加工塑料垃圾,挣钱盖房娶媳妇。七八岁的孩子,把旧塑料放嘴里咬一咬,就知道是啥成分:小响料、ABS、涤纶……”耿车镇记徐光良说。在耿车,记者走访近10户废旧塑料加工户,他们普遍感到这个行业已走到尽头。湖稍村农民李辉加工20年塑料颗粒,一年能卖1000多吨,去年亏了二三十万元。他直言,“政府取缔塑料加工作坊取缔晚了!”消耗自己的资源,把污染留给自己,替别人打工。欠发达地区必须割舍这样的沾满污染的低端产业,哪怕发展的压力再大,都不能动摇生态优先原则。去年底,经过反复调研、论证,宿迁痛下决心,以耿车等乡镇为重点,在全市取缔废旧物资回收加工作坊。截至3月底,6978户废旧物资回收加工户全部取缔,清理废旧塑料60多万吨,拆设备、断电、封水井,全部停产。挥别“耿车味”,宿迁刮骨疗伤,修复被污染的乡村。全市44个村居整治环境,复垦土地2600多亩,整治河塘沟渠500多处,栽植苗木72万株。挖土机开进河塘沟渠,掘地三尺,挖走20万吨塑料残料,其中,耿车就占一半。耿车投入近1000万元,清理120多处河塘。父子接力孕育新耿车3月1日,王修跃生产的五斗柜,由儿子王朝上网卖出第一单。春节后,王修跃投资10万元办起家具厂。而23岁的王朝初中毕业后,不愿子承父业当“破烂王”,不沾塑料加工的边。前年,他上淘宝开网店,一年挣十几万元。“这一个半月,卖出30件家具,赚了三四千元。我爸做的家具供不应求!”小伙子特别开心。父亲线下生产,儿子网上营销,这样的父子接力,在耿车很流行。耿车镇大众村80后邱雨,跟着父亲搞过塑料颗粒加工,4年前他建起家具厂,生产电脑柜、书柜、电视柜,上网店卖。他的工厂占地几千平方米,用工五六十人,去年产值达4000多万元。耿车年轻人不能接受被垃圾包围的生活,他们纷纷离开家乡,到宿迁市区买房安家。“家里水井七八十米深,提上来的水还有塑料味。不敢喝!”邱雨白天到耿车上班,晚上回宿迁市区住。耿车垃圾作坊取缔后,环境好了,他招工容易多了,今年一下招来十多人。整治废旧塑料加工,耿车会不会由此经济衰退?很多人感到担心。魏国强认为,整治是为了更好地发展,是一次凤凰涅槃。耿车废旧塑料加工户头脑灵活,都是宝贵的经商人才,稍加引导和政策扶持,他们就能转型发展。宿迁出台政策,向废旧塑料加工户提供信贷支持、创业就业培训,引导他们自主创业、转产转业。截至3月底,全市已有3100多户加工户转型,开出网店1400多家,兴办特色农业、板式家具等企业550多家。另有1.5万人转移就业。“耿车是‘淘宝镇’,拥有3个‘淘宝村’,依托这个优势,我们发展家具加工,去年产值达6亿元,吸纳1万人就业。镇里建起6个喷漆房,向家具厂提供服务,防止分散喷漆造成污染。”徐光良说,耿车因地制宜,发展特色产业,服务宿迁市区及周边开发区,打造特色镇。这个“特色”,不再与“塑料”有关,而是“生产转型,生活富裕,生态美好”。面朝未来,一个全新的耿车正在孕育。(徐明泽 孙 巡 王 永)

现代金控金小宝pos机

正规pos机

中付pos机